带着纸绡和塑料袋盘旋

点击: 4

偶过滏阳河堤岸。

深秋九月,深黑色的河水在狭长的河床里湍急的跋涉着;以他特有的姿态无奈的承受着现代文明给予他浓缩的领地和质的改变。说是河流。顽皮的孩子可以攀援着岸柳悠荡而过到彼。

有的地方已经只有三四米宽,在每天,还有不少人在用愚公移山的精神顽强的扩填着,充裕着他土地占用的贪欲。而河水早已不是可以用什么"清澈?碧水"来比喻或者形容了。张扬着他的狰狞与可怕。墨黑色的河水泛着苔绿散发着一股呛人的怪味,告诉人们他已是葵花宝典的化身,不可以随意接近去洗浴和饮用,经历了一种超越蜕变得杀伤力无比,显然那个后果是非常不可估!

然而最终我以时过境迁,

河水里,已经根本再也看不到游鱼的趣影,取而代之的是漂浮的垃圾和填斥淤积的污泥,岸边也早已没有了螃蟹的穴洞和河蚌爬行的长痕,我站住脚,努力的搜寻,想找出记忆中的滏阳河边童年嬉玩的印迹,物我两非来安慰了自己,逃也似的离开了河堤,回来的路上。好怕今日的惊愕掩葬了曾经梦一般的向往与。

我尽量的把思绪脱离刚才的现场,去捡拾零碎的片忆,在心灵最原始的地段停留,喧嚣奔放的滏阳河从县城的南部绕东而过,向北伸延,经过我外婆村子的。

抄更近的路自己一个人偷偷溜去了?

离我舅母家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小时候无论春夏秋冬,因为那时候河宽水急,去河边对我都是神秘渴求的向往!也可以小形容做,四季有四季不同的魅力和诱惑;波涛汹涌状的。但大人们总会担心孩子被淹着什么的?所以每逢去了那里;母亲和舅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能去河边玩哈"有一种逆反叫做"好奇"!越是不让去的地方越是渴望,偷空我就会翻越邻居的篱墙。那。

我会用个自制的网兜或者偷用舅母捞饭用的细铁丝编制那种勺子捞出很多很多的小虾米,

小螃蟹和小乌龟是从岸边浅水的地方石块下面掀出来,

你必须估计好一个够面积有可能藏匿这些小家伙的石头!

以最快的速度发现再以最快的速度用大拇指和食指很快捏住并且能保证小螃蟹的大钳子或者小乌龟的嘴不会伤到你才可以的部位,

小河蚌,看着自己打捞的战利品。小螃蟹和小乌龟,那种喜悦是从心里往外的开心啊!扇形的,尤其那些小河蚌,有指头肚那么大!扇面是浅黄色,跟柄是红色,你不知道有多美的。然后慢慢掀起,指尖往前,就是壳的中。

虎口扬后,

顾名思义就是从洞穴里往外掏啦!

这个也要技术才可以的哦!

用食指迅速旋过蟹身,

紧紧的捏住它不得以逃脱就OK啦!再说螃蟹哈,螃蟹有一些是居住在岸边离水面不高的岸壁上,一个稍微长圆的洞穴入口就是螃蟹的府邸,擒拿这些小东西我们孩子家称之为掏螃蟹,当你感觉到洞主确实未曾远游时,就是用食指从右侧伸向洞内,依然是和拇指紧紧扣住赶紧拖将。

还有那边河水的怪味阵阵袭来;

进步的必须或者代价吗?

就这么大战告捷啦!简单吧!笑意在回忆中漾开,一阵风悄然刮起。失落在现实里回归;带着纸绡和塑料袋盘旋,这是怎样一个环境呀!我。

终有一天,

人们会还原自己一个青山绿水的。

关键词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 猜你喜欢